全国统一客服:400-618-5575

查看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政策法规

央行将鼓励第三方支付行业大力发展

近两年随着支付产业的不断强大,电子商务、网络消费已成为大家日常生活的一部分。两会期间支付也成为了委员们的热点议题,从政策监管到医疗社保,支付无处不在,下面让我们一起看看今年两会委员们对支付的建议。


两会建议一:

人行广州分行行长:建议出台《支付结算法》


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中国人民银行广州分行行长王景武表示,他拟向全国“两会”提交出台《个人金融信息保护法》的议案和制定出台《支付结算法》的建议。


“目前,我国尚未出台专门的个人金融信息保护法律法规,仅在《中国人民银行法》、《商业银行法》等法律法规中有涉及个人金融信息保护的条款,无法为个人金融信息保护的个案提供具体依据。”王景武表示。在出台专门的《个人信息保护法》难度大的现实情况下,亟需出台专门的《个人金融信息保护法》,切实保护个人金融信息。


另外,现行部分支付结算监管规定立法层次低、法律依据不足等问题日益突出,亟待改革。有必要借鉴国际先进经验、提升法律层级,制定出台《支付结算法》。


两会建议二:

微信支付力推"无现金"


由微信支付2年前首倡,并持续推动的“无现金社会”,今年走入全国两会,成为代表委员们热议的话题。在杭州开了28年公交车的人大代表虞纯在建议中呼吁,从国家层面“全面推动中国进入无现金社会”。


两会建议三:

建议加强对第三方支付机构数据监管


全国人大代表、浙江省金华市人大常委会主任黄锦朝建议,人民银行和银监会共同加强对第三方支付机构的管理,协调统筹多方的监管力量,明确监管责任。进一步落实责任部门和人员,加快研究第三方支付机构创新产品,不断更新监管要求,完善监管措施和处罚机制,切实加强对第三方支付机构的监管,真正做到有法可依,有法必依,违法必究。


以下是目前对第三方支付机构相关数据监管不到,并已出现如下问题:

第三方支付机构的快速发展与其自身的风险管理能力严重不对称;

第三方支付机构以所谓的创新名义,采用违规经营手段几乎成为行业普遍现象,并呈愈演愈烈态势,严重扰乱正常的支付秩序;

客户信息泄漏、伪卡欺诈、网络欺诈、套现等网络犯罪案件快速攀升,已成为银行卡犯罪新的高发部位;

第三方支付机构超越业务许可范围,形成多重金融角色,存在“先违规再审批”、“先突破再倒逼”的现象;

现有第三方支付的监管条例还存在涵盖性不广、威慑力不足等问题。



两会建议四:

全国政协委员建议二维码支付监管应减少行政干预


全国政协委员梅兴保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从2014年被叫停到2016年被认可,随着二维码支付业务的逐步规范,市场发展也逐渐趋于成熟完善。他建议,在后期监管中,监管机构应以民意为先,统筹考虑社会价值与潜在风险,减少行政干预,加强市场监管。


两会建议五:

开通医保网上在线支付功能缓解“三长一短”


针对一些医院不同程度地存在看病“三长一短”的现象,全国人大代表、奥克斯集团董事长郑坚江建议,开通医保网上在线支付功能,更好为全民提供优质、快捷的医疗服务。


长期以来,一些医院存在看病“三长一短”现象,即挂号排队时间长、看病等候时间长、取药排队时间长、医生问诊时间短,患者就医不便的现状至今还没有彻底改变。郑坚江认为,一方面是网络快速发展了,另一方面就医费用支付方式相对滞后,特别是医保的支付方式还非常单一。


会建议六:

大学教授:力挺支付机构直连银行


全国政协委员、中央财经大学教授贺强指出,针对互联网金融的整体政策收紧,将对第三方支付行业产生巨大影响。他所提到的政策收紧,是指新年伊始,监管部门将对第三方支付行业分步实施备付金取消利息、取消第三方支付机构和银行直联合作方式。


贺强表示,他将提交《关于加强第三方支付行业科学监管,一定要保障“管而不死、活而不乱”的建议》的提案。


一是建设新平台,面临资金、人力和技术等社会资源的重复投入;二是无差异的统一接入让消费者和商户失去对服务的选择权;三是短期内建起的清算平台能否承受现有及不断增加的业务规模,同时为未来业务创新提供空间,对整个第三方支付行业来说具有一定风险。


贺强表示,应当审慎考虑通过集中化平台取代现有银行与第三方支付机构间的合作模式,避免影响十多年来发展成熟的商业模式,引起行业竞争力降低,甚至导致少数机构铤而走险博取非法利益,进而损害消费者权益。应加大对第三方支付行业的差异化监管,应对如支付宝、微信支付等已处于世界领先水平的机构,应加以鼓励和支持,对那些在风险控制和消费者保护方面较为薄弱,容易成为行业风险洼地的机构,建议应对其采取限制甚至清退处理。






建议七:

农商行董事长:第三方支付平台要加强账户实名制管理,加强交易监管


全国人大代表、福建漳州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滕秀兰建议,第三方支付平台要加强账户实名制管理,加强交易监管;参照银行ATM机转账延时到账规定,延迟第三方支付平台资金入账,这样被骗客户可以在一定时间内撤销支付、挽回损失。


滕秀兰长期关注电信诈骗。“非法资金通过银行转账、直接取现的案件呈现下降趋势,但诈骗分子利用第三方支付平台转账、在线消费、POS机套现的案件却不断增加。”她举例说,去年第四季度,福建沿海一个地级市的反诈骗中心共接到诈骗警情1049起,涉案金额1445万元,其中涉案资金流向第三方支付平台的有587起,占到警情总数的56%。


“第三方支付平台总部大多设在北京、上海、广东等地,存在监管盲区。案件发生后,公安机关必须到总部才能查询资金流向,影响了打击时效。”滕秀兰说,一些第三方支付平台对账户审核把关不严,诈骗分子用虚假信息也能注册账户;少数第三方支付平台安全标准较低,网络系统建设严重滞后,案发后甚至不能协助公安机关查询资金流向和准确交易信息,了解商户和交易者身份。


诈骗分子利用一些第三方支付平台发行的POS机虚构交易套现也是当前电信诈骗犯罪出现的新手段。滕秀兰说:“一些第三方支付平台大量发行POS机,在审核商户资质时把关不严,有的甚至层层转包,诈骗分子虚构交易在POS机上套现,快速转移赃款。”


 

人行营业管理部主任:尽快出台《非银行支付机构支付服务管理条例》


全国人大代表、中国人民银行营业管理部主任周学东在全国“两会”期间提出的议案建议,国务院应尽快出台《非银行支付机构支付服务管理条例》,提升相关法律规范层级,明确人民银行在相关业务中的职责和任务,加大相关违法行为可能承担的行政责任。


高层谈支付一:

范一飞:对持证第三方支付机构加强监管,对违规行为要敢于“亮剑”,进行处罚。


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新闻中心于3月10日在北京举行记者会,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范一飞谈到第三方支付产业的发展和监督问题时称支付产业关系到千家万户,近年来发展很快。记者问的主要是非银行支付这一块。这些年,随着行业发展累计了一些问题和风险。

一是市场供大于求现象比较严重,行业存在过度竞争。


二是对消费者的保护不够,消费者个人隐私特别是支付的敏感信息遭到泄露,备付金被挪用的情况一度比较严重。

针对这些问题,监管机构首先是对前期累计的风险进行化解和处置,尽量帮消费者挽回损失。第二是强化基础建设,就是把行业的基本规范建立起来。最近出台了网络支付办法,推行了账户分类制度,对支付机构也实行了分类评级,对备付金试行集中存管,第一次存管马上就要进行。


第三是加强监管,截至一月份全国清理了239家无证机构,部分已经移送给公安部门;对持证支付机构,要加强监管,对违规行为要敢于亮剑。


“经过几方面努力,支付行业不但没有停滞,而且更为快速、健康地发展。”范一飞介绍,从2013年到2016年,支付机构年处理业务量从371亿笔家增加到1855亿笔,金额年处理18万亿增加到120万亿元。其中网络业务增长更快。


范一飞表示,我国的支付业务,产业规模、普惠程度在世界主要经济体里都是比较好的。经过几年努力,监管方面的四梁八柱已经搭建起来了,下一步主要做好执行。


高层谈支付二:

周小川:第三方支付既要鼓励发展又要防范风险


3月10日上午,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举行记者会,央行行长周小川回答记者提问。在谈及第三方支付时,周小川表示,人民银行高度鼓励,同时也和各种业界共同合作,把金融科技的发展搞上去。网络科技、数字货币、区块链等新技术,在未来产生一些当前不容易预测到的影响。对于第三方支付,既要鼓励发展,同时也要防范风险,无证经营、侵犯隐私、支付产品安全性不够等问题必须进行规范。


周小川说,部分支付机构动机不纯,不是想着把支付业务搞好,而是盯着客户的备付金,以此来赚取利差甚至挪作他用,支付业应把心思放在通过科技手段提高支付系统效率、支付安全和为客户服务上。